乐虎国际官网

土库曼斯坦

作者:ceatec 时间:2021/12/28

1、地理位置

土库曼斯坦位于中亚西南部,科佩特山以北,为内陆国家。东接阿姆河,北和东北部与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接壤,西濒里海与阿塞拜疆和俄罗斯隔海相望,南邻伊朗,东南与阿富汗交界。国土面积49.12万平方公里,约80%的国土被卡拉库姆大沙漠覆盖。土库曼斯坦首都阿什哈巴德属于东5时区,比北京时间晚3小时,未实行夏令时。

2、宏观经济

【经济增长率】2009-2014年期间,土库曼斯坦经济保持快速增长。由于2015年以来国际油价持续下跌和低位徘徊,近年土库曼斯坦宏观经济增速放缓,GDP增速稳定在6%-7%区间。据土官方统计,2019年GDP增速6.3%,比上年6.2%增幅略有增加。2019年土库曼斯坦外贸额179.98亿美元,比上年增长6.03%。其中,出口额125.92亿美元,增长8.08%;进口额54.06亿美元,增长1.56%。2019年,土库曼斯坦继续大力实施经济多元化战略,着力发展出口导向型经济和进口替代产品生产。

【GDP构成】据《今日独联体》网站2019年3月5日报道,土库曼斯坦农业占GDP比例为11%,工业占GDP比例为32.2%,建筑业占GDP比例为12.6%,交通运输业占GDP比例为9.9%,贸易占GDP比例为13.8%。根据《2019-2025年社会经济发展计划》,土库曼斯坦致力于在2025年实现农业占GDP比例8.9%,工业占GDP比例33.8%,建筑业占GDP比例11.5%,服务业占GDP比例45.8%。【经济结构】土库曼斯坦主要产业为油气、纺织、建筑、农业、电力、化工、交通运输等。2019年2月,土库曼斯坦出台《2019年-2025年社会经济发展纲要》,将油气开采、工业、电力、电子、农业、交通、通讯和旅游业等作为未来7年经济发展重要领域,大力实施经济多元化和进口替代战略,加快工业化和私有化进程。2019年土库曼斯坦私有经济在国民经济(油气产业除外)占比为65.4%。【财政金融】土库曼斯坦国家预算通常执行良好,保持盈余。根据土官方数据,2019年1-11月份,土库曼斯坦完成国家财政预算收入约204亿马纳特(约合58.28亿美元),完成国家财政预算支出192亿马纳特(约合54.85亿美元),前11个月共实现财政盈余3.42亿美元。土库曼斯坦2019年金融和经济总结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底,土库曼斯坦国家财政预算收入执行100.6%,国家财政预算支出执行99.9%。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据,2019年土库曼斯坦完成国家财政预算收入约59.08亿美元,完成国家财政预算支出60.45亿美元,赤字1.37亿美元。

【通货膨胀率】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测,2019年土库曼斯坦通胀率为13.4%。

【失业率】土库曼斯坦官方未公布2019年失业率。

【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根据土库曼斯坦官方公布的数据,2020年第一季度土库曼斯坦GDP同比增长6.3%,外贸额增长6.1%。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惠誉国际评级公司纷纷下调了土库曼斯坦2020年GDP增长预测,由6%下调至1.4-1.8%。为防止境外疫情输入,土库曼斯坦从疫情发生初始即采取对人员、货物、交通的严格限制措施,部分依赖进口的生活物资出现断供和价格上涨。由于国际油价暴跌波及气价具有一定滞后性,全球经济下行对土库曼斯坦影响尚未得以充分体现。5月8日土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在内阁视频会上表示,国际油价大幅下跌,可能引发较2008-2009年国际金融危机和2014-2015年油价下跌时期更为不利的形势。全球经济形势持续复杂多变,土国内生产预计将出现下滑。土库曼斯坦官方未公布2020年第一季度通货膨胀率、失业率和外资增减率等数据。

【债务规模】土库曼斯坦视债务为国家机密,不对外公布内债和外债规模、期限结构等信息。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公布的数据,土库曼斯坦近5年来公共债务规模及其占GDP的比例持续上升。2019年土库曼斯坦内债规模为16.29亿美元,占GDP比例为3.6%(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公布的土2019年GDP为452.65亿美元,下同),同比减少0,1%;2019年土库曼斯坦公共外债规模为122.66亿美元,占GDP比例为27.1%,同比增加1.7%。截至2019年12月31日,土库曼斯坦内债和外债总规模为138.96亿美元,占GDP比例为30.7%,同比增长1.6%。土库曼斯坦举借外债的规模和条件尚未受IMF等国际组织限制。

【贷款情况】土库曼斯坦视贷款为国家机密,不对外公布贷款来源分布等信息情况。据土库曼斯坦东方网2020年4月28日报道,土库曼斯坦为实施一系列重大项目,分别从日本、中国和韩国等国家贷款,贷款分布情况如下:日本贷款占39%,居第一位;中国贷款占25%,居第二位;韩国贷款占19%,居第三位;其他国家贷款占17%。

【主权债务等级】因缺乏足够信息,穆迪、标普、惠誉等世界主要评级机构均未对土库曼斯坦进行评级。据土库曼斯坦国家通讯社2020年4月17日报道,土库曼斯坦同惠誉国际评级机构就确定土库曼斯坦国际金融排名进行了谈判,关于土库曼斯坦国际金融排名的提议已准备就绪,土库曼斯坦正与惠誉商签相关协议。

3、自然资源

土库曼斯坦矿产资源丰富,主要有天然气、石油、芒硝、碘、有色及稀有金属等。另有少量天青石、煤、硫磺、矿物盐、陶土、膨润土、地蜡等矿产资源。据《2019年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统计,天然气探明储量19.5万亿立方米,居世界第四位。据土官方统计,土天然气储量逾50万亿立方米,其中世界第二大单体气田—复兴气田及其周边气田天然气储量合计逾27万亿立方米。土库曼斯坦具备每年开采天然气2400亿立方米、石油8000万吨的潜能。土库曼斯坦还储备着原苏联境内70%的碘和溴,以及硝、锶、钾盐(50亿吨)、食用盐(18亿吨)和硫酸钠等。

4、基础设施

土库曼斯坦地处欧亚大陆中心地带,挖掘过境运输潜力是优先发展方向。近年来,土库曼斯坦新建并计划建设一批公路、铁路、港口和机场项目,不断完善国内和过境运输网络,打造跨境交通走廊。土库曼斯坦当选联合国欧洲经济委员会内陆运输委员会主席国,任期为2019-2020年。

4.1 公路

土库曼斯坦公路总长逾14000公里,约三分之二为最近十几年新建,无高速公路。其中,国道6540公里,国际公路2280公里。全长546公里的阿什哈巴德-卡拉库姆-达绍古兹一级公路和全长1400公里的土库曼巴什法拉普一级公路分别为该国的南北动脉和东西动脉。2012年7月,土库曼公路康采恩(2019年1月并入建设部)开始设计建造78座公路桥,以提高土库曼斯坦东西公路干线的运力。78座桥于2014年竣工。土库曼斯坦公路网可覆盖全国所有城市和州、区两级行政中心及主要乡镇。与邻国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阿富汗和伊朗的边界均有公路过境点,除短暂冰雪天气外,车辆可全年通行。2017年3月7日,土库曼斯坦与乌兹别克斯坦之间横跨阿姆河的土库曼纳巴特—法拉普铁路—公路大桥正式开通。同年,土库曼斯坦和伊朗之间跨捷詹河公路桥实现通车,车辆日通行能力约2000辆,连接该桥全长105公里的捷詹—萨拉赫斯公路也进行了全面修复。根据土2020年前的发展纲要,土库曼斯坦还计划完成土库曼巴什-阿什哈巴德-马雷-土库曼纳巴特-法拉普(东西向),以及卡拉库姆-达绍古兹公路建设,改造现有关键路段,积极参与泛亚交通运输,如欧-亚、北-南、土库曼斯坦-东南亚、土库曼斯坦-伊朗-波斯湾公路走廊(900公里)、土库曼斯坦-阿塞拜疆-格鲁吉亚-黑海、土库曼斯坦-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等线路。2018年3月,土库曼斯坦总统要求土中央银行向土工业家企业家联盟提供共24亿美元优惠贷款,用于阿什哈巴德—土库曼巴什高速公路建设。2019年1月,土库曼斯坦举行阿什哈巴德—土库曼纳巴特高速公路奠基仪式并动工。该高速公路项目造价23亿美元,全长600公里,路宽34.5米,双向8车道,分三个阶段建设:2020年12月完成第一阶段阿什哈巴德-捷詹段建设;2022年12月完成第二阶段捷詹-马雷段建设;2023年12前完成第三阶段马雷-土库曼纳巴特段建设,计划2023年12月竣工。阿什哈巴德至土库曼纳巴特高速公路将为土库曼斯坦与邻国乌兹别克斯坦开展运输合作开辟广阔前景,有望进一步提高土库曼斯坦过境货运量。该公路与阿什哈巴德至土库曼巴什高速公路相连,将构成直达土库曼巴什港的物流通道,并可进一步通达欧洲、俄罗斯南部、伊朗北部、波斯湾和阿曼湾。2018年12月,首次沿青金石走廊路线(阿富汗-土库曼斯坦-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土耳其)货物试运输取得成功,运输车队耗时15天将阿富汗农产品运抵土耳其。2019年8月,土库曼斯坦与伊朗就建立两国间物流直达通道达成协议。2018年,土库曼斯坦公路货运量4.3亿吨,客运量10.2亿人次。

4.2 铁路

土库曼斯坦独立后,境内铁路长度增加了1659公里,目前总长度为5198公里,共有742座铁路桥。土库曼斯坦境内现已基本形成东西贯通、南北相连的铁路布局,路网呈不规则的“大”字形分布,但尚无电气化铁路。土库曼斯坦与周边邻国乌兹别克斯坦、阿富汗、伊朗和哈萨克斯坦之间均有铁路对接站点。铁路建设沿用原苏联技术标准,路轨为1520mm轨距的宽轨,与采用国际标准轨距的伊朗和阿富汗铁路对接时须进行路轨换装。主要铁路有东西铁路干线:土库曼巴什-阿什哈巴德-马雷-土库曼纳巴特-法拉普,全长约1170公里。还有马雷-谢尔赫达巴特铁路,约320公里;土库曼纳巴特-加扎恰克铁路,约320公里;塔利马尔詹-科尔吉奇-基里夫铁路,约180公里;捷詹(土库曼境内)-谢拉赫斯(土伊边境)-马什哈德(伊朗)铁路,全长132公里;土库曼纳巴特-阿塔穆拉特铁路,全长203公里。“北-南铁路”北接哈萨克斯坦,南出伊朗至波斯湾,在土库曼斯坦境内全长697.5公里,已于2014年12月3日顺利开通。土库曼斯坦高度重视中国—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伊朗国际集装箱班列建设,希借此提升“丝绸之路枢纽”地位和竞争力。土库曼斯坦大部分铁路线路严重老化,土政府拟对所有老化和低速铁路线路进行提速改造,并酝酿引进国外高速列车。目前,土库曼斯坦铁路署已经开始进行阿什哈巴德-土库曼巴什590公里铁路线二级提速的改造和论证工作。2018年2月,土阿跨境铁路“谢尔赫塔巴特—图尔衮季”段开通。据土库曼斯坦商业网2020年2月5日报道,土库曼斯坦铁路署年运送旅客600万人。2018年10月,土库曼斯坦与阿富汗、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土耳其在第七届阿富汗区域经济合作会议上签署青金石走廊运输合作协议。青金石走廊始于阿富汗,经土库曼斯坦里海港口土库曼巴什跨越里海,通过巴库、第比利斯抵达黑海港口巴统和波季,随后经土耳其城市卡尔斯、伊斯坦布尔抵达欧洲。2019年7月,土库曼斯坦-阿富汗-塔吉克斯坦铁路阿富汗境内阿基纳-安德霍伊段开工建设,该铁路项目由土倡议实施,也被称作亚洲铁路走廊,全长逾400公里,三国元首于2013年3月签署实施该项目备忘录。2016年,该铁路第一段克尔基(土)-伊曼纳扎尔(土)-阿基纳(阿)建成通车。根据《2019-2025年土库曼斯坦社会经济发展计划》,土库曼斯坦将对土库曼纳巴特-土库曼巴什段铁路进行电气化改造。2018年,土库曼斯坦铁路货运量为2369.7万吨,客运量526.4万人次。

4.3 空运

土库曼斯坦航空公司执行的定期国际客运航线共有14条,包括阿布扎比、阿拉木图、安卡拉、曼谷、伯明翰、法兰克福、德里、迪拜、明斯克、莫斯科、北京、伊斯坦布尔、圣彼得堡、喀山。此外,土航使用伊尔76TD型飞机执行的定期国际货运航线共有5条,包括阿布扎比、伊斯坦布尔、德里、比什凯克和乌鲁木齐。自2019年2月4日起,欧洲航空安全局(EASA)因安全标准问题向土库曼斯坦航空公司下发飞行禁令,要求土航停飞往来欧盟国家的航线,也不允许土航飞机飞越欧盟国家领空。2019年12月,土库曼斯坦航空公司恢复飞往英国伯明翰和德国法兰克福航线。其他国家航空公司执行的阿什哈巴德定期往返航班有:迪拜航空的迪拜—阿什哈巴德航线、俄罗斯航空的莫斯科—阿什哈巴德航线、中国南方航空的乌鲁木齐—阿什哈巴德航线、德国汉莎航空的法兰克福—巴库—阿什哈巴德航线、土耳其航空的伊斯坦布尔—阿什哈巴德航线等;国内航线从首都阿什哈巴德到各州均有航班。土库曼斯坦空中交通管制局为世界逾200家航空公司的航空器提供空中交通管制服务。土库曼斯坦航空公司还准备开通阿什哈巴德-吉隆坡(马来西亚)、阿什哈巴德-吉达(沙特阿拉伯)、阿什哈巴德-胡志明(越南)航线。自独立以来,土共投入20.51亿美元和1.25亿欧元购买了37架民航客机(其中29架为波音型飞机)和14架直升机。2019年8月,土民航署与波音公司签订购买新型波音777-200LR客机合同,预计2021年1月交货。土库曼航空运营的波音飞机型号主要有波音757-200、737-800、737-700和777-200等。土库曼斯坦国际航班全部采用波音飞机,国内航班使用波音和挑战者客机。

土库曼斯坦境内有5个国际机场(阿什哈巴德国际机场、土库曼纳巴特国际机场、土库曼巴什国际机场、达绍古兹国际机场、马雷国际机场)和1个地方机场(巴尔坎纳巴特机场)。2016年9月17日,投资逾22.53亿美元新建的阿什哈巴德国际机场投入使用,该机场因候机大楼独特的“奥古兹汗八角形”屋顶设计被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阿什哈巴德国际机场每小时旅客吞吐量近2000人次,每年可运输旅客逾1700万人次,年运输货物20万吨。土库曼纳巴特国际机场于2018年2月正式投入使用,机场造价4.77亿美元,每小时旅客吞吐量近500人次。马雷国际机场于2008年投入使用,每小时旅客吞吐量550人次。达绍古兹国际机场的3800米跑道、空中交通指挥塔、油库、停机坪等主体工程已建设完毕,造价2.09亿美元。土库曼斯坦正在建设列巴普州克尔基市新机场,造价3亿美元,占地200公顷,跑道长2700米,宽60米,航站楼面积1730平方米,每小时旅客吞吐量100人次。根据阿塞拜疆《趋势》网报道,截至2020年1月22日新机场即将完成跑道建设,预计2021年4月正式投运。中国与土库曼斯坦之间的定期往返航班有:土库曼斯坦航空阿什哈巴德—北京(每周2班),中国南方航空乌鲁木齐—阿什哈巴德(每周1班)。

4.4 水运

土库曼斯坦是内陆国家,无出海口,但濒临里海。水运系指经里海(内陆湖)和阿姆河(内河)的客、货运输。土库曼巴什港是里海东岸最大港口,土库曼斯坦西部的对外门户,可停靠7000吨货轮,是土库曼斯坦原油、成品油、聚丙烯等商品的主要出口通道。土库曼斯坦里海港口不仅是土通往其他沿岸国家的门户,还是中亚、伊朗等国家的贸易中转枢纽:货流可经土-俄之间的里海航线、从阿斯特拉罕港口(俄)进入伏尔加河内河航道、再经伏尔加-顿河航道出亚速海进而抵达黑海港口(暖季);也可在土库曼巴什港通过轮渡至里海对岸的巴库港后,直接进入外高加索铁路网,进而从陆路抵达黑海的波季港(格鲁吉亚)。此外,土库曼斯坦与其他沿里海国家的港口—阿克套(哈)、阿斯特拉罕(俄)、马哈奇卡拉(俄)、巴库(阿塞拜疆)和涅卡(伊朗)之间均辟有油轮航运通道。2018年5月2日,土库曼巴什新国际港口正式投运,该项目造价约15亿美元,港区面积近152公顷,可以同时停靠17艘船舶。设计年货物吞吐量1700万吨(不包括石油制品),年客运能力为30万人次,年接驳货运汽车7.5万辆、集装箱40万个。港区内建有“巴尔坎”船舶修造厂,年修船或造船能力为1.2万吨。“里海-黑海”过境运输走廊是连接中亚与欧洲的最短、最经济路线。2019年3月,土库曼斯坦与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和罗马尼亚在布加勒斯特举行外长会议,探讨里海-黑海过境运输走廊建设,并签署《布加勒斯特宣言》。2018年,土水运货运量为210万吨,客运量12万人次。

4.5 通信

【电话】全国现有程控交换设备总容量约100万线,其中数字交换机81万线,首都固网基本实现数字化,全国范围的数字化率则达到80%以上,传统电话业务(POTS)可覆盖土库曼斯坦全国所有的固定居民点。数字交换设备全部来自国外供应商。2G移动网络目前已基本覆盖全国,包括各州府城市、小城市、乡镇及主要固定居民点。土库曼斯坦全国目前投入网络使用的GSM移动设备容量总计600多万户,CDMA设备容量约1万户。2004年建成的土库曼斯坦蜂窝型移动电话网络系统“金色世纪”隶属土库曼斯坦通信署,金色世纪移动公司是土库曼斯坦国家电信公司下属的全资国有企业,垄断经营全国移动业务。目前该公司已经加入了世界GSM移动运营商协会。

根据土库曼斯坦国家统计委员会数据,金色世纪在土共有近500万移动用户,原俄罗斯移动通信服务在土运营的MTS网络150万用户基本已全部迁网至土本国企业运营的金色世纪网络。目前,土库曼斯坦全境移动通信覆盖率已达97%。目前,金色世纪网络可以提供2GGPRS、3GWCDMA和4GLTE移动通信服务,未来还将提供5G服务。用户中,2G用户占比约65%,3G用户占比约34%,4G用户只有2到3万人,占比约1%。移动上网费用高昂限制了移动宽带的发展。2019年3月,土库曼斯坦通信署就拟实施的大型网络通信现代化改造项目进行国际招标。该项目由伊斯兰发展银行提供2.73亿美元贷款,旨在建立现代化通信系统,扩大并提升通讯服务能力以及为边远地区提供互联网访问服务。项目包括改造蜂窝数据和有线通信技术,升级国际和国内长途电话交换系统,建立高速数据传输通道,扩大调频广播接收范围,打造全国联网的无线自动监控系统。项目资金计划用于建设和安装数百个符合NGN标准的新一代通信基站,并为土库曼国家电信公司和阿什哈巴德市电话局的网络建立计费系统。土库曼电信公司(TMcell)正继续完善移动通信服务,计划实现3G服务覆盖农村,4G服务覆盖各州中心城市。

【互联网】土自2000年起开通国际互联网业务,至今仍主要采用ADSL2拨号上网方式,下一代宽带技术即VDSL2技术自2015年起逐步规模使用,其中土库曼斯坦Telecom新购进VDSL宽带接入设备,单设备最大可容纳2048用户。土库曼斯坦首都市话局购进的GPON宽带接入设备,单设备最大可容纳1.6万个用户。设备全部来自于中国华为公司,可以在1000米铜线距离内实现40~80Mbps高速上网。截至2018年底,土库曼斯坦全国国际出口总带宽10Gb左右,宽带用户总计6.5万个左右,多为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外交机构等团体用户,以及首都家庭用户。固定上网费用高昂,限制了固定宽带的发展。土库曼斯坦于2009年底开放3G服务业务,2013年8月投入使用4G网络。根据土总统最新签署的《土库曼斯坦2018~2024年通信发展规划》,拟对土库曼斯坦通信领域进行全面现代化改造。根据土《2019-2025年数字经济发展方案》,将于3年内系统提高国家通信质量水平,在全国范围内建设发展光纤通讯网络,阿什哈巴德市承载网容量将由现在20G/秒增加到100G/秒,各州中心城市—1G-10G/秒,农村偏远地区—1G/秒。固定宽带最高可以达到200Mbps,新增23万固定宽带接入。金色世纪通讯公司将实现3G全国覆盖,4G覆盖主要城市,持续提高网络通讯质量,实现服务信号覆盖土全境。土库曼斯坦通信署2019年总结报告显示,过去三年土国际互联网容量扩展十倍,移动互联网用户增加50多万。

【骨干光纤网络】从中国乌鲁木齐到德国法兰克福的亚欧光缆在土境内段有708公里。土基于DWDM技术基本建立了连接国内各主要城市和周边邻国的骨干光纤网络两条,即“阿什哈巴德—达绍古兹—土库曼纳巴特—马雷—阿什哈巴德”骨干光纤网,带宽100G;“加拉博加兹—土库曼巴什—阿什哈巴德—马雷—土库曼纳巴特—科尔基(Kerky)—亚马马扎尔(Yammamazar)”骨干光纤网,带宽100G。目前,土境内共有5个主干光缆通信线路国际节点,其中3个分别连接伊朗、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2个连接阿富汗。近期,又一个连接乌兹别克斯坦的光缆通信线路国际节点将投入使用。2018年2月23日,土库曼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光纤通信线路(带宽100G)建设启动仪式在土库曼斯坦马雷州谢尔赫塔巴特区举行。2019年11月,土库曼斯坦与阿塞拜疆签署关于共同建设和使用里海海底光缆通信线路政府间协议。

【邮政】土库曼斯坦是万国邮政联盟成员,邮政行业总体发展较慢。目前,土邮政服务已覆盖本国全境,邮件可送达世界190个国家。“土库曼邮政”是土国家邮政服务机构,在境内设有约150个分支机构。该公司2018年底推出新服务,可进行境内电子汇款,接受支付公共服务费用,可在线通知邮递员上门取件寄送。公司网站还提供网上购物、电子支付及送货上门等服务。

4.6 电力

土库曼斯坦电力资源充裕,不仅可以满足本国经济和社会发展需要,而且还向乌兹别克斯坦、阿富汗等国出口。根据总统倡议制定的《2013-2020年土库曼斯坦电力领域发展方案》,土库曼斯坦计划建设14座天然气电站,装机总量为3854兆瓦。该方案分两步实施:第一步(2013-2016年)已顺利完成,建成8座发电站;第二步(2017-2020年)将再建6座发电站。预计2020年发电量可达263.8亿千瓦时,其中出口61亿千瓦时。

目前,土库曼斯坦正在运行的电站共有12座,总装机容量6511.2兆瓦,主要是燃气轮机、蒸汽轮机和燃气-蒸汽轮机联合电站,包括:金基库什水电站,土第一家电站,装机容量1.2兆瓦,1913年发电(下同);彼犹兹梅茵国家电站,246.6兆瓦,1957年;阿什哈巴德国家电站,254.2兆瓦,2006年;阿哈尔国家电站,648.1兆瓦,2010年;阿瓦扎国家电站,254.2兆瓦,2010年2月;巴尔坎纳巴特国家电站,2003年发电,2010年扩建,总装机容量380.6兆瓦;达绍古兹国家电站,254.2兆瓦,2007年;捷尔维金国家电站,504.4兆瓦,2015年9月;列巴普国家电站,149.2兆瓦,2014年5月;马雷国家电站,为土库曼斯坦最大电站,1973年发电,2018年扩建,目前装机容量2985.7兆瓦;列巴普“祖国”国家电站,254兆瓦,2016年7月;土库曼巴什热电厂,420兆瓦,1963年发电,1984年和1986年各扩建一台装机容量为210兆瓦的蒸汽轮机;谢金热电厂,160兆瓦,1992年发电,2004年扩建。2019年11月,装备3台燃气轮机、总功率为432兆瓦的列巴普州燃气轮机电站完成室外配电设备安装工作,将于2021年投产。

土库曼斯坦已建成500千伏高压输电线两条,即马雷-卡拉库尔,长度为370公里;谢津-达绍古兹,长度为379公里。2018年2月,土库曼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500千伏输电线项目举行启动仪式。土库曼斯坦220千伏的输电线总长度为2000公里;110千伏的输电线总长度为7600公里。土库曼斯坦利用亚洲开发银行贷款,正在建设阿哈尔—巴尔坎和巴尔坎—达绍古兹高压输电线路,在该项目框架下铺设500千伏、长度560公里和220千伏、长度475公里的输电线路各一条,还将建设2座500/220/110千伏变电站和2座220/110千伏变电站。相关设施建成后,土电力系统将实现全国联网,各地州将获得可靠稳定的电力供应。2019年5月,别尔德穆哈梅多夫签署总统令批准在阿哈尔州成立电力设备维修和服务中心,从此结束了土电力设备需送到国外维修的历史。

为扩大对阿富汗电力出口,土库曼斯坦沿谢尔杰特阿巴特-杰拉特方向修建自马雷国家电站至阿边境的输电线路,电压为220千伏,总长达450公里。土还积极寻找新的电力出口市场,土库曼斯坦国家电力公司与乌兹别克斯坦国家电网公司签署2019-2022年电力购销协议,2019年12月1日,土库曼斯坦实现向乌兹别克斯坦出口电力,当日向乌供电1490万千瓦时。

5、发展规划

【《2020年前土库曼斯坦政治、经济和文化发展战略》】2003年,土库曼政府制定了《2020年前土库曼斯坦政治、经济和文化发展战略》国家纲要,提出要确保国家实现下列目标:把土库曼斯坦建成一个社会经济发展指标达到世界高水平、居民生活保障程度达到高水准的快速发展强国。其中三大首要任务是:(1)以经济高速发展、新生产工艺应用、劳动生产率提高为依托,确保国民经济独立与安全,使土库曼斯坦达到发达国家水平;

(2)保持人均生产总值持续增长;

(3)维护较高投资积极性,加强生产型项目建设。

【中期纲要】2019年2月,别尔德穆哈梅多夫总统签署总统令,批准《土库曼斯坦2019-2025年国家社会经济发展纲要》。《纲要》提出加快国家经济发展,致力于将土库曼斯坦建成工业化发达国家,在市场经济背景下实施以知识和创新为基础的改革,逐步实现经济多元化和数字化,创造新就业岗位,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促进投资活动。《纲要》将油气开采、工业、电力、电子、农业、交通、通讯和旅游业等作为土未来7年经济发展重要领域,并将发展数字经济、数字医疗、数字教育作为国家发展战略目标和迈向发达工业国家的关键因素。具体措施:一是加快私有化进程,减少国有成分在国民经济中占比;二是深化企业改革,运用世界先进技术革新企业管理体系;三是进行工业和服务业结构性改革,逐步向高附加值、高技术含量型产品生产转变;四是调整市场营销战略,利用经济全球化、一体化吸引私人资本和外资,推进出口市场多元化。

【长期纲要】根据《土库曼斯坦2011-2030年国家社会经济发展纲要》目标,2020年土库曼斯坦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将达到3.2万美元。2030年石油产量达到6700万吨,天然气产量达到2300亿立方米,其中出口1800亿立方米。2030年年发电量将达到355亿千瓦时,其中计划出口110亿千瓦时。为达到既定目标,土致力于扩大能源出口市场,提高现有管线出口能力,推动TAPI天然气管道和跨里海天然气管道建设。在推动能源产业结构和出口多元化的同时,实施经济多元化,促进化工、纺织、交通通讯、卫生、旅游业等领域发展,加强农村、农业和地方建设。

【经济发展规划】2015年5月,为摆脱世界油气价格大幅下跌和低位徘徊导致土库曼斯坦外汇收入锐减的困境,土库曼斯坦制定了《扩大本国产品出口国家纲要》和《生产进口替代产品国家纲要》。在《扩大本国产品出口国家纲要》框架下确立了33个项目,旨在发展化工、农业、医药、轻工、食品及其他工业行业;在《生产进口替代产品国家纲要》框架下确立了81个项目,计划建设肉奶食品、水果蔬菜及鱼产品加工厂等。2018年11月,土库曼斯坦制定《2019-2025年数字经济发展构想》。该构想旨在利用现代信息技术提高经济社会的运行效率,计划分三个阶段实施:第一阶段2019年,计划组建国家授权机构和跨部门委员会,制定数字经济发展规划,完善相关物质技术基础和法律平台,培训人员,明确组织结构,计算并确定融资预算规模,招标采购技术设备,启动试点项目并分析其应用于各领域的可能性。第二阶段2020至2023年,计划更广泛和全面地应用数字通信系统,发展“一站式窗口”服务,引入数字化会计制度。第三阶段2024至2025年,计划在土各经济领域实施数字化项目,并将其纳入国际数字经济体系。土库曼斯坦正利用第四代移动通信技术对电信行业进行升级改造,并将其用于远程医疗、远程教育和“精准”农业等先行先试的数字化项目中。《构想》将阿哈尔州作为数字经济试点,待取得成效后向全国推广。2020年3月,别尔德穆哈梅多夫总统签署命令批准《2020-2025年土库曼斯坦科学领域向数字体系转型规划》及其实施措施计划。该规划旨在建立以信息技术为基础的高效、可持续、有效益的数字化科学体系。规划要求未来几年通过广泛应用数字技术,将土科学研究和产学研结合程度提升到全新高度,并为土经济建设和改革提供强大的科技和智力支撑。

【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经济发展规划】土库曼斯坦尚未出台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的相关发展规划。但2020年3月以来,别尔德穆哈梅多夫总统密集召开经济工作会议,研究出台系列政策以缓解新冠疫情给经济造成的负面影响:一是调整国家预算,压缩财政支出。努力“开源”吸引外资,鼓励对生产领域投资,力争完成既定国家和地区规划及相关重点任务;压缩建设计划,除继续建设国内电网、土库曼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输电线路和通信光缆线路等重点项目外,优先建设最为必要的社会民生设施。二是扩大优势产品出口。加大进口替代和扩大出口规划落实力度,挖掘油气、农业、纺织、地毯等优势产业潜力,建设进口替代和出口导向企业,提升出口能力;利用数字技术完善贸易管理和市场营销,研究开展在线贸易;利用土库曼斯坦在其他国家设立的贸易之家做好出口产品推广。三是优化油气领域发展战略。调整油气企业生产任务,适应当前国际能源价格下跌的市场趋势;应用国际先进经验、最新管理方法和数字技术等科技成果,实现油气领域管理数字化、产品多样化和全面现代化;开拓新市场,扩大石油、天然气及其化工产品出口,确保实现外汇销售收入计划;做好国际能源市场调研,确定国际能源市场需求较大的油气产品清单,开拓利润更高的销售市场;积极吸引外资,研究新型对外合作方式,与外企合作加快里海大陆架油气开发,开展老气田潜力挖掘,按时保质完成新油气田和矿床勘探计划。四是加大对私营中小企业和航空运输业等行业扶持力度。扩大针对中小企业的贷款计划,拟向航空运输等受疫情影响的企业提供缴税和还贷延期优惠。

6、双边合作

中国与土库曼斯坦于1992年签署了第一个政府间《经济贸易协定》,之后又签署了《鼓励和相互保护投资协定》(1992年11月)、《关于成立政府间经贸合作委员会协定》(1998年8月)、《对所得避免双重征税和防止偷漏税的协定》(2009年12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土库曼斯坦政府在标准、计量和认证认可领域的合作协议》(2011年11月)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土库曼斯坦政府经济贸易合作协定》(2011年11月)等。

【双边贸易】中国与土库曼斯坦经济贸易关系持续稳定发展。2010年前,中方在双边贸易中长期保持大幅顺差。随着土库曼斯坦天然气对华出口量的快速增加,中方顺差局面发生逆转。2011年以来,中国连续9年保持土库曼斯坦最大贸易伙伴地位。根据中国海关统计,2018年,中土双边贸易总额84.36亿美元,比上年增长21.5%。其中,中方向土库曼斯坦出口3.17亿美元,下降13.9%;中方自土库曼斯坦进口81.19亿美元,增长23.5%。2019年,中土双边贸易总额91.2亿美元,同比增长8.1%,其中,中方向土出口4.3亿美元,同比增长36%,自土进口86.9亿美元,同比增长7%。据中国海关统计,近年来,中国对土库曼斯坦出口商品主要类别包括:①锅炉、机械器具及零件;②电机、电气设备、音像设备及其零附件;③车辆及其零附件(铁道车辆除外);④钢铁制品;⑤橡胶及其制品;⑥钢铁;⑦塑料及其制品;⑧化学纤维短纤;⑨咖啡、茶、马黛茶及调味香料;⑩石料、石膏、水泥、石棉、云母及其制品。中国从土库曼斯坦进口商品主要类别包括:①矿物燃料、矿物油及其产品,沥青;②盐、硫磺、土及石料,石灰及水泥等;③虫胶,树胶、树脂及其他植物液汁;④编结用植物材料,其他植物产品;⑤无机化学品,贵金属等的化合物;⑥油籽、子仁、工业或药用植物、饮料、稻草、秸秆及饲料;⑦羊毛等动物毛、马毛纱线及其机织物;⑧肥料;⑨蚕丝;⑩塑料及其制品。中国自土库曼斯坦进口天然气在中土贸易中处于绝对优势地位。

【对土投资】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9年中国对土库曼斯坦直接投资流量-9,315万美元;截至2019年末,中国对土库曼斯坦直接投资存量2.27亿美元。据土库曼斯坦国家统计委员会数据,2011年至2019年上半年土库曼斯坦累计吸引中国投资55.2亿美元,其中2019年上半年为1亿美元。在土库曼斯坦开展大规模直接投资的中资企业仅中石油阿姆河天然气公司一家,投资项目为阿姆河右岸“巴格德雷”合同区域天然气勘探开发项目。阿姆河项目是中石油迄今最大的海外陆上天然气勘探开发项目,也是土库曼斯坦政府唯一授予外国企业陆上天然气开采权的项目。该项目2009年建成投运,成为我国天然气陆上进口主要来源,也带动了土库曼斯坦经济社会发展。

【承包劳务】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9年中国企业在土库曼斯坦新签承包工程合同10份,新签合同额1.77亿美元,完成营业额3.37亿美元。累计派出各类劳务人员109人,年末在土库曼斯坦劳务人员367人,外派人员高度集中于油气领域。新签大型承包工程项目包括中国石油集团川庆钻探工程有限公司承建土库曼斯坦钻井总包项目;大庆石油管理局承建跨(3)巴格德雷合同区域B区东部气田地面工程一期集气管线项目;中石化胜利石油工程有限公司承建土库曼巴格德亚雷克钻井项目等。在土库曼斯坦企业多为通过阿姆河右岸“巴格德雷”合同区域天然气勘探开发项目进入土市场的中石油系统承包工程企业,主要承接该项目框架下设计咨询、工程建设和技术服务等承包工程,因此中国外派人员多为承包工程项目下派出人员。土库曼斯坦秉持永久中立政策,对外合作中亦注重保持平衡,且愿意选择有过合作历史的外国企业进行再合作。因此土在各领域都有相对固定的外资承包工程合作企业,土油气开发和技术服务领域主要合作伙伴为中国、意大利、俄罗斯、马来西亚、美国等国企业,建筑领域为法国和土耳其企业,油气化工领域为日本和韩国企业,电力领域为日本和土耳其企业,矿产资源开发领域为白俄罗斯企业。

【重要合作项目】目前在土库曼斯坦注册并开展经营活动的中资机构有22家,合作范围包括天然气勘探开发、工程技术服务和设备供货等。中资企业在当地合作的重要项目包括:中油国际(土库曼斯坦)阿姆河天然气公司执行的土库曼斯坦阿姆河右岸产品分成合同项目、中国石油工程建设有限公司执行的巴格德雷合同区法拉普-瓦坦220千伏线路开关站项目、中国石油川庆钻探工程有限公司土库曼斯坦分公司执行的巴格德雷合同区钻井一体化服务项目、中国石油工程设计有限公司土库曼公司执行的巴格德雷合同区B区东部气田二期工程和中石化国际石油工程有限公司土库曼分公司执行的当地油井修复和钻井项目等。

【工程质量标准及验收相关规定】土库曼斯坦工程建筑领域的国家标准尚不健全,部分沿用原苏联或俄罗斯标准,绝大部分中国标准在土并不适用。土在内部建构、外观和功能设计等方面均有自己的规定,与原苏联和中国建筑标准均有不同。经土库曼斯坦国家标准局注册的中国标准可以在土当地适用,目前约有120项。由于中国标准、行业标准很多,在土库曼斯坦完成注册的有关标准仅占中国标准的小部分。

对于外国企业承建的土库曼斯坦工程项目,土方业主一般授权当地监理机构对项目进展进行监督。项目完工后,由业主方、监理方、承包方三方共同对项目进行验收,经三方确认验收合格后,共同签署项目合格验收单。根据工程合同中规定的质保期(住宅不少于两年)。项目自投入使用之日起至质保期结束时,土方会派出由内阁、相关部委、项目所在地州政府部门等代表组成的国家级验收委员会对项目进行终审验收。经检测各项指标合格后,由验收委员会出具验收合格证书,最终确认项目验收通过。土库曼斯坦工程质量标准及验收适用的相关规定有《完工项目的验收与基本规则》(TGK3.01.02-16)、《建筑安全技术与生产和工程验收规则》(TGK3.01.03-06)等。

【“一带一路”建设重要成果】互联互通建设取得重要进展。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已建成A、B、C线,连接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规划中的D线拟以土库曼斯坦复兴气田为气源,计划途经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为迄今中亚地区规模最大的输气系统。

【经贸合作区、工业园区】目前,在土库曼斯坦尚未建立外国投资开发的经贸合作区、工业园区。土库曼斯坦工业家和企业家联盟在阿什哈巴德市机场附近建有一工业园区。

【货币互换】中国与土库曼斯坦尚未签署货币互换协议。

【产能合作】中国与土库曼斯坦尚未签署产能合作协议。

【基础设施合作协议】中国与土库曼斯坦正在商签基础设施合作协议。

【自由贸易协定】中国与土库曼斯坦尚未签署自由贸易协定。

【双边经贸磋商机制】2008年8月29日,中土双方在阿什哈巴德签订了《关于成立中土政府间合作委员会的协定》,根据该协定,政府间合作委员会主席级别为副总理级,下设经贸、能源、人文、安全四个分委会。截至目前,中土合作委员会共举行了4次会议,分别在2010年11月、2012年7月、2014年8月和2016年8月举行;经贸合作分委会举行了5次会议,分别在2010年11月、2013年11月、2015年11月、2016年7月和2018年5月举行。

7、投资风险

(1)外国企业在土库曼斯坦投资合作活动,易受土库曼斯坦对外政策影响。土库曼斯坦秉持中立政策,对外合作中同样注意保持平衡,人为划分市场。

(2)土库曼斯坦政治经济体制高度集权,市场机制不发达,政府部门经常对外资企业或涉外合作项目进行行政干预和检查,对企业正常生产经营活动活动形成干扰。

(3)与投资合作相关的法律法规不健全,执法随意性较强。土库曼斯坦投资合作方面的法律规定,外企在当地经营过程中如发生争议只能在当地仲裁机构或法院解决。

(4)土库曼斯坦经济形势给投资合作带来负面影响。2020年5月6日,土库曼斯坦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在内阁会议上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全球经济形势异常仍将持续,土库曼斯坦虽成功应对了全球经济下行给交通运输、商品交付、旅游休闲、货币兑换和资金流动等造成的影响,但预计土库曼斯坦国内生产将出现下降。国际市场原油价格急剧下跌,土库曼斯坦当前面临的经济形势可能比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和2014-2015年油价下跌时期更为严峻。受此影响,外资跟踪或在谈投资合作项目可能因土融资困难、缺乏资金而无法启动。

中方企业在土库曼斯坦开展投资、贸易、承包工程和劳务合作的过程中,要特别注意事前调查、分析、评估相关风险,事中做好风险规避和管理工作,切实保障合法权益。加强对项目或贸易客户及相关方的资信调查和评估,对投资或承包工程国家的政治风险和商业风险分析和规避,对项目本身实施的可行性分析等。相关企业应积极利用保险、担保、银行等保险金融机构和其他专业风险管理机构的相关业务保障自身利益。包括贸易、投资、承包工程和劳务类信用保险、财产保险、人身安全保险等,银行的保理业务和福费廷业务,各类担保业务(政府担保、商业担保、保函)等。

建议企业在开展对外投资合作过程中使用中国政策性保险机构—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提供的包括政治风险、商业风险在内的信用风险保障产品;也可使用中国进出口银行等政策性银行提供的商业担保服务。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是由国家出资设立、支持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发展与合作、具有独立法人地位的国有政策性保险公司,是中国唯一承办政策性出口信用保险业务的金融机构。公司支持企业对外投资合作的保险产品包括短期出口信用保险、中长期出口信用保险、海外投资保险和融资担保等,对因投资所在国(地区)发生的国有化征收、汇兑限制、战争及政治暴乱、违约等政治风险造成的经济损失提供风险保障。了解相关服务,请登录该公司网站地址:

如果在没有有效风险规避情况下发生了风险损失,应根据损失情况通过正当渠道妥善追偿损失。通过信用保险机构承保的业务,则由信用保险机构定损核赔、补偿风险损失,相关机构协助信用保险机构追偿。


中国欧洲经济技术合作协会

CHINA-EUROPE ASSOCIATION FOR TECHNICAL & ECONOMIC COOPERATION

地址:中国-北京市 邮编:100710

电话:010-6451 6951 邮箱:office@drcarmelcocchiaro.com 传真:010-6451 5497

中欧经济技术合作协会版权所有

中国欧洲经济技术合作协会


土库曼斯坦

作者:ceatec时间:2021/12/28

1、地理位置

土库曼斯坦位于中亚西南部,科佩特山以北,为内陆国家。东接阿姆河,北和东北部与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接壤,西濒里海与阿塞拜疆和俄罗斯隔海相望,南邻伊朗,东南与阿富汗交界。国土面积49.12万平方公里,约80%的国土被卡拉库姆大沙漠覆盖。土库曼斯坦首都阿什哈巴德属于东5时区,比北京时间晚3小时,未实行夏令时。

2、宏观经济

【经济增长率】2009-2014年期间,土库曼斯坦经济保持快速增长。由于2015年以来国际油价持续下跌和低位徘徊,近年土库曼斯坦宏观经济增速放缓,GDP增速稳定在6%-7%区间。据土官方统计,2019年GDP增速6.3%,比上年6.2%增幅略有增加。2019年土库曼斯坦外贸额179.98亿美元,比上年增长6.03%。其中,出口额125.92亿美元,增长8.08%;进口额54.06亿美元,增长1.56%。2019年,土库曼斯坦继续大力实施经济多元化战略,着力发展出口导向型经济和进口替代产品生产。

【GDP构成】据《今日独联体》网站2019年3月5日报道,土库曼斯坦农业占GDP比例为11%,工业占GDP比例为32.2%,建筑业占GDP比例为12.6%,交通运输业占GDP比例为9.9%,贸易占GDP比例为13.8%。根据《2019-2025年社会经济发展计划》,土库曼斯坦致力于在2025年实现农业占GDP比例8.9%,工业占GDP比例33.8%,建筑业占GDP比例11.5%,服务业占GDP比例45.8%。【经济结构】土库曼斯坦主要产业为油气、纺织、建筑、农业、电力、化工、交通运输等。2019年2月,土库曼斯坦出台《2019年-2025年社会经济发展纲要》,将油气开采、工业、电力、电子、农业、交通、通讯和旅游业等作为未来7年经济发展重要领域,大力实施经济多元化和进口替代战略,加快工业化和私有化进程。2019年土库曼斯坦私有经济在国民经济(油气产业除外)占比为65.4%。【财政金融】土库曼斯坦国家预算通常执行良好,保持盈余。根据土官方数据,2019年1-11月份,土库曼斯坦完成国家财政预算收入约204亿马纳特(约合58.28亿美元),完成国家财政预算支出192亿马纳特(约合54.85亿美元),前11个月共实现财政盈余3.42亿美元。土库曼斯坦2019年金融和经济总结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底,土库曼斯坦国家财政预算收入执行100.6%,国家财政预算支出执行99.9%。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据,2019年土库曼斯坦完成国家财政预算收入约59.08亿美元,完成国家财政预算支出60.45亿美元,赤字1.37亿美元。

【通货膨胀率】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测,2019年土库曼斯坦通胀率为13.4%。

【失业率】土库曼斯坦官方未公布2019年失业率。

【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根据土库曼斯坦官方公布的数据,2020年第一季度土库曼斯坦GDP同比增长6.3%,外贸额增长6.1%。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惠誉国际评级公司纷纷下调了土库曼斯坦2020年GDP增长预测,由6%下调至1.4-1.8%。为防止境外疫情输入,土库曼斯坦从疫情发生初始即采取对人员、货物、交通的严格限制措施,部分依赖进口的生活物资出现断供和价格上涨。由于国际油价暴跌波及气价具有一定滞后性,全球经济下行对土库曼斯坦影响尚未得以充分体现。5月8日土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在内阁视频会上表示,国际油价大幅下跌,可能引发较2008-2009年国际金融危机和2014-2015年油价下跌时期更为不利的形势。全球经济形势持续复杂多变,土国内生产预计将出现下滑。土库曼斯坦官方未公布2020年第一季度通货膨胀率、失业率和外资增减率等数据。

【债务规模】土库曼斯坦视债务为国家机密,不对外公布内债和外债规模、期限结构等信息。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公布的数据,土库曼斯坦近5年来公共债务规模及其占GDP的比例持续上升。2019年土库曼斯坦内债规模为16.29亿美元,占GDP比例为3.6%(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公布的土2019年GDP为452.65亿美元,下同),同比减少0,1%;2019年土库曼斯坦公共外债规模为122.66亿美元,占GDP比例为27.1%,同比增加1.7%。截至2019年12月31日,土库曼斯坦内债和外债总规模为138.96亿美元,占GDP比例为30.7%,同比增长1.6%。土库曼斯坦举借外债的规模和条件尚未受IMF等国际组织限制。

【贷款情况】土库曼斯坦视贷款为国家机密,不对外公布贷款来源分布等信息情况。据土库曼斯坦东方网2020年4月28日报道,土库曼斯坦为实施一系列重大项目,分别从日本、中国和韩国等国家贷款,贷款分布情况如下:日本贷款占39%,居第一位;中国贷款占25%,居第二位;韩国贷款占19%,居第三位;其他国家贷款占17%。

【主权债务等级】因缺乏足够信息,穆迪、标普、惠誉等世界主要评级机构均未对土库曼斯坦进行评级。据土库曼斯坦国家通讯社2020年4月17日报道,土库曼斯坦同惠誉国际评级机构就确定土库曼斯坦国际金融排名进行了谈判,关于土库曼斯坦国际金融排名的提议已准备就绪,土库曼斯坦正与惠誉商签相关协议。

3、自然资源

土库曼斯坦矿产资源丰富,主要有天然气、石油、芒硝、碘、有色及稀有金属等。另有少量天青石、煤、硫磺、矿物盐、陶土、膨润土、地蜡等矿产资源。据《2019年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统计,天然气探明储量19.5万亿立方米,居世界第四位。据土官方统计,土天然气储量逾50万亿立方米,其中世界第二大单体气田—复兴气田及其周边气田天然气储量合计逾27万亿立方米。土库曼斯坦具备每年开采天然气2400亿立方米、石油8000万吨的潜能。土库曼斯坦还储备着原苏联境内70%的碘和溴,以及硝、锶、钾盐(50亿吨)、食用盐(18亿吨)和硫酸钠等。

4、基础设施

土库曼斯坦地处欧亚大陆中心地带,挖掘过境运输潜力是优先发展方向。近年来,土库曼斯坦新建并计划建设一批公路、铁路、港口和机场项目,不断完善国内和过境运输网络,打造跨境交通走廊。土库曼斯坦当选联合国欧洲经济委员会内陆运输委员会主席国,任期为2019-2020年。

4.1 公路

土库曼斯坦公路总长逾14000公里,约三分之二为最近十几年新建,无高速公路。其中,国道6540公里,国际公路2280公里。全长546公里的阿什哈巴德-卡拉库姆-达绍古兹一级公路和全长1400公里的土库曼巴什法拉普一级公路分别为该国的南北动脉和东西动脉。2012年7月,土库曼公路康采恩(2019年1月并入建设部)开始设计建造78座公路桥,以提高土库曼斯坦东西公路干线的运力。78座桥于2014年竣工。土库曼斯坦公路网可覆盖全国所有城市和州、区两级行政中心及主要乡镇。与邻国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阿富汗和伊朗的边界均有公路过境点,除短暂冰雪天气外,车辆可全年通行。2017年3月7日,土库曼斯坦与乌兹别克斯坦之间横跨阿姆河的土库曼纳巴特—法拉普铁路—公路大桥正式开通。同年,土库曼斯坦和伊朗之间跨捷詹河公路桥实现通车,车辆日通行能力约2000辆,连接该桥全长105公里的捷詹—萨拉赫斯公路也进行了全面修复。根据土2020年前的发展纲要,土库曼斯坦还计划完成土库曼巴什-阿什哈巴德-马雷-土库曼纳巴特-法拉普(东西向),以及卡拉库姆-达绍古兹公路建设,改造现有关键路段,积极参与泛亚交通运输,如欧-亚、北-南、土库曼斯坦-东南亚、土库曼斯坦-伊朗-波斯湾公路走廊(900公里)、土库曼斯坦-阿塞拜疆-格鲁吉亚-黑海、土库曼斯坦-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等线路。2018年3月,土库曼斯坦总统要求土中央银行向土工业家企业家联盟提供共24亿美元优惠贷款,用于阿什哈巴德—土库曼巴什高速公路建设。2019年1月,土库曼斯坦举行阿什哈巴德—土库曼纳巴特高速公路奠基仪式并动工。该高速公路项目造价23亿美元,全长600公里,路宽34.5米,双向8车道,分三个阶段建设:2020年12月完成第一阶段阿什哈巴德-捷詹段建设;2022年12月完成第二阶段捷詹-马雷段建设;2023年12前完成第三阶段马雷-土库曼纳巴特段建设,计划2023年12月竣工。阿什哈巴德至土库曼纳巴特高速公路将为土库曼斯坦与邻国乌兹别克斯坦开展运输合作开辟广阔前景,有望进一步提高土库曼斯坦过境货运量。该公路与阿什哈巴德至土库曼巴什高速公路相连,将构成直达土库曼巴什港的物流通道,并可进一步通达欧洲、俄罗斯南部、伊朗北部、波斯湾和阿曼湾。2018年12月,首次沿青金石走廊路线(阿富汗-土库曼斯坦-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土耳其)货物试运输取得成功,运输车队耗时15天将阿富汗农产品运抵土耳其。2019年8月,土库曼斯坦与伊朗就建立两国间物流直达通道达成协议。2018年,土库曼斯坦公路货运量4.3亿吨,客运量10.2亿人次。

4.2 铁路

土库曼斯坦独立后,境内铁路长度增加了1659公里,目前总长度为5198公里,共有742座铁路桥。土库曼斯坦境内现已基本形成东西贯通、南北相连的铁路布局,路网呈不规则的“大”字形分布,但尚无电气化铁路。土库曼斯坦与周边邻国乌兹别克斯坦、阿富汗、伊朗和哈萨克斯坦之间均有铁路对接站点。铁路建设沿用原苏联技术标准,路轨为1520mm轨距的宽轨,与采用国际标准轨距的伊朗和阿富汗铁路对接时须进行路轨换装。主要铁路有东西铁路干线:土库曼巴什-阿什哈巴德-马雷-土库曼纳巴特-法拉普,全长约1170公里。还有马雷-谢尔赫达巴特铁路,约320公里;土库曼纳巴特-加扎恰克铁路,约320公里;塔利马尔詹-科尔吉奇-基里夫铁路,约180公里;捷詹(土库曼境内)-谢拉赫斯(土伊边境)-马什哈德(伊朗)铁路,全长132公里;土库曼纳巴特-阿塔穆拉特铁路,全长203公里。“北-南铁路”北接哈萨克斯坦,南出伊朗至波斯湾,在土库曼斯坦境内全长697.5公里,已于2014年12月3日顺利开通。土库曼斯坦高度重视中国—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伊朗国际集装箱班列建设,希借此提升“丝绸之路枢纽”地位和竞争力。土库曼斯坦大部分铁路线路严重老化,土政府拟对所有老化和低速铁路线路进行提速改造,并酝酿引进国外高速列车。目前,土库曼斯坦铁路署已经开始进行阿什哈巴德-土库曼巴什590公里铁路线二级提速的改造和论证工作。2018年2月,土阿跨境铁路“谢尔赫塔巴特—图尔衮季”段开通。据土库曼斯坦商业网2020年2月5日报道,土库曼斯坦铁路署年运送旅客600万人。2018年10月,土库曼斯坦与阿富汗、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土耳其在第七届阿富汗区域经济合作会议上签署青金石走廊运输合作协议。青金石走廊始于阿富汗,经土库曼斯坦里海港口土库曼巴什跨越里海,通过巴库、第比利斯抵达黑海港口巴统和波季,随后经土耳其城市卡尔斯、伊斯坦布尔抵达欧洲。2019年7月,土库曼斯坦-阿富汗-塔吉克斯坦铁路阿富汗境内阿基纳-安德霍伊段开工建设,该铁路项目由土倡议实施,也被称作亚洲铁路走廊,全长逾400公里,三国元首于2013年3月签署实施该项目备忘录。2016年,该铁路第一段克尔基(土)-伊曼纳扎尔(土)-阿基纳(阿)建成通车。根据《2019-2025年土库曼斯坦社会经济发展计划》,土库曼斯坦将对土库曼纳巴特-土库曼巴什段铁路进行电气化改造。2018年,土库曼斯坦铁路货运量为2369.7万吨,客运量526.4万人次。

4.3 空运

土库曼斯坦航空公司执行的定期国际客运航线共有14条,包括阿布扎比、阿拉木图、安卡拉、曼谷、伯明翰、法兰克福、德里、迪拜、明斯克、莫斯科、北京、伊斯坦布尔、圣彼得堡、喀山。此外,土航使用伊尔76TD型飞机执行的定期国际货运航线共有5条,包括阿布扎比、伊斯坦布尔、德里、比什凯克和乌鲁木齐。自2019年2月4日起,欧洲航空安全局(EASA)因安全标准问题向土库曼斯坦航空公司下发飞行禁令,要求土航停飞往来欧盟国家的航线,也不允许土航飞机飞越欧盟国家领空。2019年12月,土库曼斯坦航空公司恢复飞往英国伯明翰和德国法兰克福航线。其他国家航空公司执行的阿什哈巴德定期往返航班有:迪拜航空的迪拜—阿什哈巴德航线、俄罗斯航空的莫斯科—阿什哈巴德航线、中国南方航空的乌鲁木齐—阿什哈巴德航线、德国汉莎航空的法兰克福—巴库—阿什哈巴德航线、土耳其航空的伊斯坦布尔—阿什哈巴德航线等;国内航线从首都阿什哈巴德到各州均有航班。土库曼斯坦空中交通管制局为世界逾200家航空公司的航空器提供空中交通管制服务。土库曼斯坦航空公司还准备开通阿什哈巴德-吉隆坡(马来西亚)、阿什哈巴德-吉达(沙特阿拉伯)、阿什哈巴德-胡志明(越南)航线。自独立以来,土共投入20.51亿美元和1.25亿欧元购买了37架民航客机(其中29架为波音型飞机)和14架直升机。2019年8月,土民航署与波音公司签订购买新型波音777-200LR客机合同,预计2021年1月交货。土库曼航空运营的波音飞机型号主要有波音757-200、737-800、737-700和777-200等。土库曼斯坦国际航班全部采用波音飞机,国内航班使用波音和挑战者客机。

土库曼斯坦境内有5个国际机场(阿什哈巴德国际机场、土库曼纳巴特国际机场、土库曼巴什国际机场、达绍古兹国际机场、马雷国际机场)和1个地方机场(巴尔坎纳巴特机场)。2016年9月17日,投资逾22.53亿美元新建的阿什哈巴德国际机场投入使用,该机场因候机大楼独特的“奥古兹汗八角形”屋顶设计被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阿什哈巴德国际机场每小时旅客吞吐量近2000人次,每年可运输旅客逾1700万人次,年运输货物20万吨。土库曼纳巴特国际机场于2018年2月正式投入使用,机场造价4.77亿美元,每小时旅客吞吐量近500人次。马雷国际机场于2008年投入使用,每小时旅客吞吐量550人次。达绍古兹国际机场的3800米跑道、空中交通指挥塔、油库、停机坪等主体工程已建设完毕,造价2.09亿美元。土库曼斯坦正在建设列巴普州克尔基市新机场,造价3亿美元,占地200公顷,跑道长2700米,宽60米,航站楼面积1730平方米,每小时旅客吞吐量100人次。根据阿塞拜疆《趋势》网报道,截至2020年1月22日新机场即将完成跑道建设,预计2021年4月正式投运。中国与土库曼斯坦之间的定期往返航班有:土库曼斯坦航空阿什哈巴德—北京(每周2班),中国南方航空乌鲁木齐—阿什哈巴德(每周1班)。

4.4 水运

土库曼斯坦是内陆国家,无出海口,但濒临里海。水运系指经里海(内陆湖)和阿姆河(内河)的客、货运输。土库曼巴什港是里海东岸最大港口,土库曼斯坦西部的对外门户,可停靠7000吨货轮,是土库曼斯坦原油、成品油、聚丙烯等商品的主要出口通道。土库曼斯坦里海港口不仅是土通往其他沿岸国家的门户,还是中亚、伊朗等国家的贸易中转枢纽:货流可经土-俄之间的里海航线、从阿斯特拉罕港口(俄)进入伏尔加河内河航道、再经伏尔加-顿河航道出亚速海进而抵达黑海港口(暖季);也可在土库曼巴什港通过轮渡至里海对岸的巴库港后,直接进入外高加索铁路网,进而从陆路抵达黑海的波季港(格鲁吉亚)。此外,土库曼斯坦与其他沿里海国家的港口—阿克套(哈)、阿斯特拉罕(俄)、马哈奇卡拉(俄)、巴库(阿塞拜疆)和涅卡(伊朗)之间均辟有油轮航运通道。2018年5月2日,土库曼巴什新国际港口正式投运,该项目造价约15亿美元,港区面积近152公顷,可以同时停靠17艘船舶。设计年货物吞吐量1700万吨(不包括石油制品),年客运能力为30万人次,年接驳货运汽车7.5万辆、集装箱40万个。港区内建有“巴尔坎”船舶修造厂,年修船或造船能力为1.2万吨。“里海-黑海”过境运输走廊是连接中亚与欧洲的最短、最经济路线。2019年3月,土库曼斯坦与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和罗马尼亚在布加勒斯特举行外长会议,探讨里海-黑海过境运输走廊建设,并签署《布加勒斯特宣言》。2018年,土水运货运量为210万吨,客运量12万人次。

4.5 通信

【电话】全国现有程控交换设备总容量约100万线,其中数字交换机81万线,首都固网基本实现数字化,全国范围的数字化率则达到80%以上,传统电话业务(POTS)可覆盖土库曼斯坦全国所有的固定居民点。数字交换设备全部来自国外供应商。2G移动网络目前已基本覆盖全国,包括各州府城市、小城市、乡镇及主要固定居民点。土库曼斯坦全国目前投入网络使用的GSM移动设备容量总计600多万户,CDMA设备容量约1万户。2004年建成的土库曼斯坦蜂窝型移动电话网络系统“金色世纪”隶属土库曼斯坦通信署,金色世纪移动公司是土库曼斯坦国家电信公司下属的全资国有企业,垄断经营全国移动业务。目前该公司已经加入了世界GSM移动运营商协会。

根据土库曼斯坦国家统计委员会数据,金色世纪在土共有近500万移动用户,原俄罗斯移动通信服务在土运营的MTS网络150万用户基本已全部迁网至土本国企业运营的金色世纪网络。目前,土库曼斯坦全境移动通信覆盖率已达97%。目前,金色世纪网络可以提供2GGPRS、3GWCDMA和4GLTE移动通信服务,未来还将提供5G服务。用户中,2G用户占比约65%,3G用户占比约34%,4G用户只有2到3万人,占比约1%。移动上网费用高昂限制了移动宽带的发展。2019年3月,土库曼斯坦通信署就拟实施的大型网络通信现代化改造项目进行国际招标。该项目由伊斯兰发展银行提供2.73亿美元贷款,旨在建立现代化通信系统,扩大并提升通讯服务能力以及为边远地区提供互联网访问服务。项目包括改造蜂窝数据和有线通信技术,升级国际和国内长途电话交换系统,建立高速数据传输通道,扩大调频广播接收范围,打造全国联网的无线自动监控系统。项目资金计划用于建设和安装数百个符合NGN标准的新一代通信基站,并为土库曼国家电信公司和阿什哈巴德市电话局的网络建立计费系统。土库曼电信公司(TMcell)正继续完善移动通信服务,计划实现3G服务覆盖农村,4G服务覆盖各州中心城市。

【互联网】土自2000年起开通国际互联网业务,至今仍主要采用ADSL2拨号上网方式,下一代宽带技术即VDSL2技术自2015年起逐步规模使用,其中土库曼斯坦Telecom新购进VDSL宽带接入设备,单设备最大可容纳2048用户。土库曼斯坦首都市话局购进的GPON宽带接入设备,单设备最大可容纳1.6万个用户。设备全部来自于中国华为公司,可以在1000米铜线距离内实现40~80Mbps高速上网。截至2018年底,土库曼斯坦全国国际出口总带宽10Gb左右,宽带用户总计6.5万个左右,多为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外交机构等团体用户,以及首都家庭用户。固定上网费用高昂,限制了固定宽带的发展。土库曼斯坦于2009年底开放3G服务业务,2013年8月投入使用4G网络。根据土总统最新签署的《土库曼斯坦2018~2024年通信发展规划》,拟对土库曼斯坦通信领域进行全面现代化改造。根据土《2019-2025年数字经济发展方案》,将于3年内系统提高国家通信质量水平,在全国范围内建设发展光纤通讯网络,阿什哈巴德市承载网容量将由现在20G/秒增加到100G/秒,各州中心城市—1G-10G/秒,农村偏远地区—1G/秒。固定宽带最高可以达到200Mbps,新增23万固定宽带接入。金色世纪通讯公司将实现3G全国覆盖,4G覆盖主要城市,持续提高网络通讯质量,实现服务信号覆盖土全境。土库曼斯坦通信署2019年总结报告显示,过去三年土国际互联网容量扩展十倍,移动互联网用户增加50多万。

【骨干光纤网络】从中国乌鲁木齐到德国法兰克福的亚欧光缆在土境内段有708公里。土基于DWDM技术基本建立了连接国内各主要城市和周边邻国的骨干光纤网络两条,即“阿什哈巴德—达绍古兹—土库曼纳巴特—马雷—阿什哈巴德”骨干光纤网,带宽100G;“加拉博加兹—土库曼巴什—阿什哈巴德—马雷—土库曼纳巴特—科尔基(Kerky)—亚马马扎尔(Yammamazar)”骨干光纤网,带宽100G。目前,土境内共有5个主干光缆通信线路国际节点,其中3个分别连接伊朗、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2个连接阿富汗。近期,又一个连接乌兹别克斯坦的光缆通信线路国际节点将投入使用。2018年2月23日,土库曼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光纤通信线路(带宽100G)建设启动仪式在土库曼斯坦马雷州谢尔赫塔巴特区举行。2019年11月,土库曼斯坦与阿塞拜疆签署关于共同建设和使用里海海底光缆通信线路政府间协议。

【邮政】土库曼斯坦是万国邮政联盟成员,邮政行业总体发展较慢。目前,土邮政服务已覆盖本国全境,邮件可送达世界190个国家。“土库曼邮政”是土国家邮政服务机构,在境内设有约150个分支机构。该公司2018年底推出新服务,可进行境内电子汇款,接受支付公共服务费用,可在线通知邮递员上门取件寄送。公司网站还提供网上购物、电子支付及送货上门等服务。

4.6 电力

土库曼斯坦电力资源充裕,不仅可以满足本国经济和社会发展需要,而且还向乌兹别克斯坦、阿富汗等国出口。根据总统倡议制定的《2013-2020年土库曼斯坦电力领域发展方案》,土库曼斯坦计划建设14座天然气电站,装机总量为3854兆瓦。该方案分两步实施:第一步(2013-2016年)已顺利完成,建成8座发电站;第二步(2017-2020年)将再建6座发电站。预计2020年发电量可达263.8亿千瓦时,其中出口61亿千瓦时。

目前,土库曼斯坦正在运行的电站共有12座,总装机容量6511.2兆瓦,主要是燃气轮机、蒸汽轮机和燃气-蒸汽轮机联合电站,包括:金基库什水电站,土第一家电站,装机容量1.2兆瓦,1913年发电(下同);彼犹兹梅茵国家电站,246.6兆瓦,1957年;阿什哈巴德国家电站,254.2兆瓦,2006年;阿哈尔国家电站,648.1兆瓦,2010年;阿瓦扎国家电站,254.2兆瓦,2010年2月;巴尔坎纳巴特国家电站,2003年发电,2010年扩建,总装机容量380.6兆瓦;达绍古兹国家电站,254.2兆瓦,2007年;捷尔维金国家电站,504.4兆瓦,2015年9月;列巴普国家电站,149.2兆瓦,2014年5月;马雷国家电站,为土库曼斯坦最大电站,1973年发电,2018年扩建,目前装机容量2985.7兆瓦;列巴普“祖国”国家电站,254兆瓦,2016年7月;土库曼巴什热电厂,420兆瓦,1963年发电,1984年和1986年各扩建一台装机容量为210兆瓦的蒸汽轮机;谢金热电厂,160兆瓦,1992年发电,2004年扩建。2019年11月,装备3台燃气轮机、总功率为432兆瓦的列巴普州燃气轮机电站完成室外配电设备安装工作,将于2021年投产。

土库曼斯坦已建成500千伏高压输电线两条,即马雷-卡拉库尔,长度为370公里;谢津-达绍古兹,长度为379公里。2018年2月,土库曼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500千伏输电线项目举行启动仪式。土库曼斯坦220千伏的输电线总长度为2000公里;110千伏的输电线总长度为7600公里。土库曼斯坦利用亚洲开发银行贷款,正在建设阿哈尔—巴尔坎和巴尔坎—达绍古兹高压输电线路,在该项目框架下铺设500千伏、长度560公里和220千伏、长度475公里的输电线路各一条,还将建设2座500/220/110千伏变电站和2座220/110千伏变电站。相关设施建成后,土电力系统将实现全国联网,各地州将获得可靠稳定的电力供应。2019年5月,别尔德穆哈梅多夫签署总统令批准在阿哈尔州成立电力设备维修和服务中心,从此结束了土电力设备需送到国外维修的历史。

为扩大对阿富汗电力出口,土库曼斯坦沿谢尔杰特阿巴特-杰拉特方向修建自马雷国家电站至阿边境的输电线路,电压为220千伏,总长达450公里。土还积极寻找新的电力出口市场,土库曼斯坦国家电力公司与乌兹别克斯坦国家电网公司签署2019-2022年电力购销协议,2019年12月1日,土库曼斯坦实现向乌兹别克斯坦出口电力,当日向乌供电1490万千瓦时。

5、发展规划

【《2020年前土库曼斯坦政治、经济和文化发展战略》】2003年,土库曼政府制定了《2020年前土库曼斯坦政治、经济和文化发展战略》国家纲要,提出要确保国家实现下列目标:把土库曼斯坦建成一个社会经济发展指标达到世界高水平、居民生活保障程度达到高水准的快速发展强国。其中三大首要任务是:(1)以经济高速发展、新生产工艺应用、劳动生产率提高为依托,确保国民经济独立与安全,使土库曼斯坦达到发达国家水平;

(2)保持人均生产总值持续增长;

(3)维护较高投资积极性,加强生产型项目建设。

【中期纲要】2019年2月,别尔德穆哈梅多夫总统签署总统令,批准《土库曼斯坦2019-2025年国家社会经济发展纲要》。《纲要》提出加快国家经济发展,致力于将土库曼斯坦建成工业化发达国家,在市场经济背景下实施以知识和创新为基础的改革,逐步实现经济多元化和数字化,创造新就业岗位,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促进投资活动。《纲要》将油气开采、工业、电力、电子、农业、交通、通讯和旅游业等作为土未来7年经济发展重要领域,并将发展数字经济、数字医疗、数字教育作为国家发展战略目标和迈向发达工业国家的关键因素。具体措施:一是加快私有化进程,减少国有成分在国民经济中占比;二是深化企业改革,运用世界先进技术革新企业管理体系;三是进行工业和服务业结构性改革,逐步向高附加值、高技术含量型产品生产转变;四是调整市场营销战略,利用经济全球化、一体化吸引私人资本和外资,推进出口市场多元化。

【长期纲要】根据《土库曼斯坦2011-2030年国家社会经济发展纲要》目标,2020年土库曼斯坦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将达到3.2万美元。2030年石油产量达到6700万吨,天然气产量达到2300亿立方米,其中出口1800亿立方米。2030年年发电量将达到355亿千瓦时,其中计划出口110亿千瓦时。为达到既定目标,土致力于扩大能源出口市场,提高现有管线出口能力,推动TAPI天然气管道和跨里海天然气管道建设。在推动能源产业结构和出口多元化的同时,实施经济多元化,促进化工、纺织、交通通讯、卫生、旅游业等领域发展,加强农村、农业和地方建设。

【经济发展规划】2015年5月,为摆脱世界油气价格大幅下跌和低位徘徊导致土库曼斯坦外汇收入锐减的困境,土库曼斯坦制定了《扩大本国产品出口国家纲要》和《生产进口替代产品国家纲要》。在《扩大本国产品出口国家纲要》框架下确立了33个项目,旨在发展化工、农业、医药、轻工、食品及其他工业行业;在《生产进口替代产品国家纲要》框架下确立了81个项目,计划建设肉奶食品、水果蔬菜及鱼产品加工厂等。2018年11月,土库曼斯坦制定《2019-2025年数字经济发展构想》。该构想旨在利用现代信息技术提高经济社会的运行效率,计划分三个阶段实施:第一阶段2019年,计划组建国家授权机构和跨部门委员会,制定数字经济发展规划,完善相关物质技术基础和法律平台,培训人员,明确组织结构,计算并确定融资预算规模,招标采购技术设备,启动试点项目并分析其应用于各领域的可能性。第二阶段2020至2023年,计划更广泛和全面地应用数字通信系统,发展“一站式窗口”服务,引入数字化会计制度。第三阶段2024至2025年,计划在土各经济领域实施数字化项目,并将其纳入国际数字经济体系。土库曼斯坦正利用第四代移动通信技术对电信行业进行升级改造,并将其用于远程医疗、远程教育和“精准”农业等先行先试的数字化项目中。《构想》将阿哈尔州作为数字经济试点,待取得成效后向全国推广。2020年3月,别尔德穆哈梅多夫总统签署命令批准《2020-2025年土库曼斯坦科学领域向数字体系转型规划》及其实施措施计划。该规划旨在建立以信息技术为基础的高效、可持续、有效益的数字化科学体系。规划要求未来几年通过广泛应用数字技术,将土科学研究和产学研结合程度提升到全新高度,并为土经济建设和改革提供强大的科技和智力支撑。

【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经济发展规划】土库曼斯坦尚未出台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的相关发展规划。但2020年3月以来,别尔德穆哈梅多夫总统密集召开经济工作会议,研究出台系列政策以缓解新冠疫情给经济造成的负面影响:一是调整国家预算,压缩财政支出。努力“开源”吸引外资,鼓励对生产领域投资,力争完成既定国家和地区规划及相关重点任务;压缩建设计划,除继续建设国内电网、土库曼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输电线路和通信光缆线路等重点项目外,优先建设最为必要的社会民生设施。二是扩大优势产品出口。加大进口替代和扩大出口规划落实力度,挖掘油气、农业、纺织、地毯等优势产业潜力,建设进口替代和出口导向企业,提升出口能力;利用数字技术完善贸易管理和市场营销,研究开展在线贸易;利用土库曼斯坦在其他国家设立的贸易之家做好出口产品推广。三是优化油气领域发展战略。调整油气企业生产任务,适应当前国际能源价格下跌的市场趋势;应用国际先进经验、最新管理方法和数字技术等科技成果,实现油气领域管理数字化、产品多样化和全面现代化;开拓新市场,扩大石油、天然气及其化工产品出口,确保实现外汇销售收入计划;做好国际能源市场调研,确定国际能源市场需求较大的油气产品清单,开拓利润更高的销售市场;积极吸引外资,研究新型对外合作方式,与外企合作加快里海大陆架油气开发,开展老气田潜力挖掘,按时保质完成新油气田和矿床勘探计划。四是加大对私营中小企业和航空运输业等行业扶持力度。扩大针对中小企业的贷款计划,拟向航空运输等受疫情影响的企业提供缴税和还贷延期优惠。

6、双边合作

中国与土库曼斯坦于1992年签署了第一个政府间《经济贸易协定》,之后又签署了《鼓励和相互保护投资协定》(1992年11月)、《关于成立政府间经贸合作委员会协定》(1998年8月)、《对所得避免双重征税和防止偷漏税的协定》(2009年12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土库曼斯坦政府在标准、计量和认证认可领域的合作协议》(2011年11月)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土库曼斯坦政府经济贸易合作协定》(2011年11月)等。

【双边贸易】中国与土库曼斯坦经济贸易关系持续稳定发展。2010年前,中方在双边贸易中长期保持大幅顺差。随着土库曼斯坦天然气对华出口量的快速增加,中方顺差局面发生逆转。2011年以来,中国连续9年保持土库曼斯坦最大贸易伙伴地位。根据中国海关统计,2018年,中土双边贸易总额84.36亿美元,比上年增长21.5%。其中,中方向土库曼斯坦出口3.17亿美元,下降13.9%;中方自土库曼斯坦进口81.19亿美元,增长23.5%。2019年,中土双边贸易总额91.2亿美元,同比增长8.1%,其中,中方向土出口4.3亿美元,同比增长36%,自土进口86.9亿美元,同比增长7%。据中国海关统计,近年来,中国对土库曼斯坦出口商品主要类别包括:①锅炉、机械器具及零件;②电机、电气设备、音像设备及其零附件;③车辆及其零附件(铁道车辆除外);④钢铁制品;⑤橡胶及其制品;⑥钢铁;⑦塑料及其制品;⑧化学纤维短纤;⑨咖啡、茶、马黛茶及调味香料;⑩石料、石膏、水泥、石棉、云母及其制品。中国从土库曼斯坦进口商品主要类别包括:①矿物燃料、矿物油及其产品,沥青;②盐、硫磺、土及石料,石灰及水泥等;③虫胶,树胶、树脂及其他植物液汁;④编结用植物材料,其他植物产品;⑤无机化学品,贵金属等的化合物;⑥油籽、子仁、工业或药用植物、饮料、稻草、秸秆及饲料;⑦羊毛等动物毛、马毛纱线及其机织物;⑧肥料;⑨蚕丝;⑩塑料及其制品。中国自土库曼斯坦进口天然气在中土贸易中处于绝对优势地位。

【对土投资】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9年中国对土库曼斯坦直接投资流量-9,315万美元;截至2019年末,中国对土库曼斯坦直接投资存量2.27亿美元。据土库曼斯坦国家统计委员会数据,2011年至2019年上半年土库曼斯坦累计吸引中国投资55.2亿美元,其中2019年上半年为1亿美元。在土库曼斯坦开展大规模直接投资的中资企业仅中石油阿姆河天然气公司一家,投资项目为阿姆河右岸“巴格德雷”合同区域天然气勘探开发项目。阿姆河项目是中石油迄今最大的海外陆上天然气勘探开发项目,也是土库曼斯坦政府唯一授予外国企业陆上天然气开采权的项目。该项目2009年建成投运,成为我国天然气陆上进口主要来源,也带动了土库曼斯坦经济社会发展。

【承包劳务】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9年中国企业在土库曼斯坦新签承包工程合同10份,新签合同额1.77亿美元,完成营业额3.37亿美元。累计派出各类劳务人员109人,年末在土库曼斯坦劳务人员367人,外派人员高度集中于油气领域。新签大型承包工程项目包括中国石油集团川庆钻探工程有限公司承建土库曼斯坦钻井总包项目;大庆石油管理局承建跨(3)巴格德雷合同区域B区东部气田地面工程一期集气管线项目;中石化胜利石油工程有限公司承建土库曼巴格德亚雷克钻井项目等。在土库曼斯坦企业多为通过阿姆河右岸“巴格德雷”合同区域天然气勘探开发项目进入土市场的中石油系统承包工程企业,主要承接该项目框架下设计咨询、工程建设和技术服务等承包工程,因此中国外派人员多为承包工程项目下派出人员。土库曼斯坦秉持永久中立政策,对外合作中亦注重保持平衡,且愿意选择有过合作历史的外国企业进行再合作。因此土在各领域都有相对固定的外资承包工程合作企业,土油气开发和技术服务领域主要合作伙伴为中国、意大利、俄罗斯、马来西亚、美国等国企业,建筑领域为法国和土耳其企业,油气化工领域为日本和韩国企业,电力领域为日本和土耳其企业,矿产资源开发领域为白俄罗斯企业。

【重要合作项目】目前在土库曼斯坦注册并开展经营活动的中资机构有22家,合作范围包括天然气勘探开发、工程技术服务和设备供货等。中资企业在当地合作的重要项目包括:中油国际(土库曼斯坦)阿姆河天然气公司执行的土库曼斯坦阿姆河右岸产品分成合同项目、中国石油工程建设有限公司执行的巴格德雷合同区法拉普-瓦坦220千伏线路开关站项目、中国石油川庆钻探工程有限公司土库曼斯坦分公司执行的巴格德雷合同区钻井一体化服务项目、中国石油工程设计有限公司土库曼公司执行的巴格德雷合同区B区东部气田二期工程和中石化国际石油工程有限公司土库曼分公司执行的当地油井修复和钻井项目等。

【工程质量标准及验收相关规定】土库曼斯坦工程建筑领域的国家标准尚不健全,部分沿用原苏联或俄罗斯标准,绝大部分中国标准在土并不适用。土在内部建构、外观和功能设计等方面均有自己的规定,与原苏联和中国建筑标准均有不同。经土库曼斯坦国家标准局注册的中国标准可以在土当地适用,目前约有120项。由于中国标准、行业标准很多,在土库曼斯坦完成注册的有关标准仅占中国标准的小部分。

对于外国企业承建的土库曼斯坦工程项目,土方业主一般授权当地监理机构对项目进展进行监督。项目完工后,由业主方、监理方、承包方三方共同对项目进行验收,经三方确认验收合格后,共同签署项目合格验收单。根据工程合同中规定的质保期(住宅不少于两年)。项目自投入使用之日起至质保期结束时,土方会派出由内阁、相关部委、项目所在地州政府部门等代表组成的国家级验收委员会对项目进行终审验收。经检测各项指标合格后,由验收委员会出具验收合格证书,最终确认项目验收通过。土库曼斯坦工程质量标准及验收适用的相关规定有《完工项目的验收与基本规则》(TGK3.01.02-16)、《建筑安全技术与生产和工程验收规则》(TGK3.01.03-06)等。

【“一带一路”建设重要成果】互联互通建设取得重要进展。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已建成A、B、C线,连接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规划中的D线拟以土库曼斯坦复兴气田为气源,计划途经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为迄今中亚地区规模最大的输气系统。

【经贸合作区、工业园区】目前,在土库曼斯坦尚未建立外国投资开发的经贸合作区、工业园区。土库曼斯坦工业家和企业家联盟在阿什哈巴德市机场附近建有一工业园区。

【货币互换】中国与土库曼斯坦尚未签署货币互换协议。

【产能合作】中国与土库曼斯坦尚未签署产能合作协议。

【基础设施合作协议】中国与土库曼斯坦正在商签基础设施合作协议。

【自由贸易协定】中国与土库曼斯坦尚未签署自由贸易协定。

【双边经贸磋商机制】2008年8月29日,中土双方在阿什哈巴德签订了《关于成立中土政府间合作委员会的协定》,根据该协定,政府间合作委员会主席级别为副总理级,下设经贸、能源、人文、安全四个分委会。截至目前,中土合作委员会共举行了4次会议,分别在2010年11月、2012年7月、2014年8月和2016年8月举行;经贸合作分委会举行了5次会议,分别在2010年11月、2013年11月、2015年11月、2016年7月和2018年5月举行。

7、投资风险

(1)外国企业在土库曼斯坦投资合作活动,易受土库曼斯坦对外政策影响。土库曼斯坦秉持中立政策,对外合作中同样注意保持平衡,人为划分市场。

(2)土库曼斯坦政治经济体制高度集权,市场机制不发达,政府部门经常对外资企业或涉外合作项目进行行政干预和检查,对企业正常生产经营活动活动形成干扰。

(3)与投资合作相关的法律法规不健全,执法随意性较强。土库曼斯坦投资合作方面的法律规定,外企在当地经营过程中如发生争议只能在当地仲裁机构或法院解决。

(4)土库曼斯坦经济形势给投资合作带来负面影响。2020年5月6日,土库曼斯坦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在内阁会议上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全球经济形势异常仍将持续,土库曼斯坦虽成功应对了全球经济下行给交通运输、商品交付、旅游休闲、货币兑换和资金流动等造成的影响,但预计土库曼斯坦国内生产将出现下降。国际市场原油价格急剧下跌,土库曼斯坦当前面临的经济形势可能比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和2014-2015年油价下跌时期更为严峻。受此影响,外资跟踪或在谈投资合作项目可能因土融资困难、缺乏资金而无法启动。

中方企业在土库曼斯坦开展投资、贸易、承包工程和劳务合作的过程中,要特别注意事前调查、分析、评估相关风险,事中做好风险规避和管理工作,切实保障合法权益。加强对项目或贸易客户及相关方的资信调查和评估,对投资或承包工程国家的政治风险和商业风险分析和规避,对项目本身实施的可行性分析等。相关企业应积极利用保险、担保、银行等保险金融机构和其他专业风险管理机构的相关业务保障自身利益。包括贸易、投资、承包工程和劳务类信用保险、财产保险、人身安全保险等,银行的保理业务和福费廷业务,各类担保业务(政府担保、商业担保、保函)等。

建议企业在开展对外投资合作过程中使用中国政策性保险机构—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提供的包括政治风险、商业风险在内的信用风险保障产品;也可使用中国进出口银行等政策性银行提供的商业担保服务。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是由国家出资设立、支持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发展与合作、具有独立法人地位的国有政策性保险公司,是中国唯一承办政策性出口信用保险业务的金融机构。公司支持企业对外投资合作的保险产品包括短期出口信用保险、中长期出口信用保险、海外投资保险和融资担保等,对因投资所在国(地区)发生的国有化征收、汇兑限制、战争及政治暴乱、违约等政治风险造成的经济损失提供风险保障。了解相关服务,请登录该公司网站地址:

如果在没有有效风险规避情况下发生了风险损失,应根据损失情况通过正当渠道妥善追偿损失。通过信用保险机构承保的业务,则由信用保险机构定损核赔、补偿风险损失,相关机构协助信用保险机构追偿。


博鱼注册 开云官方app 开云捕鱼 万和城注册 开云真人 开云足球 摩臣登陆 尊龙app 开云电竞 im电竞官网 开云游戏 龙8国际官网